南財觀(guān)察|打造特殊資產(chǎn)統一大市場(chǎng),廣州聯(lián)合市場(chǎng)各方探路特資管理的創(chuàng )新路徑

2024-06-29 11:02:07 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 21財經(jīng)APP 翁榕濤

南方財經(jīng)全媒體記者翁榕濤廣州報道

近日,廣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(fā)了《廣州市推動(dòng)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行業(yè)發(fā)展若干措施》(下稱(chēng)“特資十條”),率先打造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新模式,探索建設特殊資產(chǎn)集聚區。與此同時(shí),在廣州召開(kāi)的“2024廣州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與發(fā)展論壇”,吸引了近百家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行業(yè)相關(guān)機構的負責人參與,共同探討特資行業(yè)良性發(fā)展之路。

特殊資產(chǎn)行業(yè)是一個(gè)規模為萬(wàn)億元級別的藍海市場(chǎng),主要包括金融機構的不良資產(chǎn)、工商企業(yè)的應收賬款等。廣州市副市長(cháng)賴(lài)志鴻指出,現在所提的特殊資產(chǎn)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不良資產(chǎn),而是指階段性、臨時(shí)性的困境資產(chǎn),即更多體現在流動(dòng)性方面。

特殊資產(chǎn)是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過(guò)程中的重要一環(huán),在當前統籌化解房地產(chǎn)、地方債務(wù)、中小金融機構等風(fēng)險的背景下,如何將特殊資產(chǎn)“變廢為寶”,將數萬(wàn)億元的不良或困境資產(chǎn)盤(pán)活,給整個(gè)特殊資產(chǎn)行業(yè)帶來(lái)了機遇和挑戰。廣州作為我國特殊資產(chǎn)交易、管理、處置最活躍的城市之一,如何打造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的“試驗田”和先行實(shí)踐區?對于市場(chǎng)各方而言,又如何參與到這場(chǎng)發(fā)展浪潮當中?

搶抓6萬(wàn)億元特殊資產(chǎn)藍海機遇

中央經(jīng)濟工作會(huì )議指出,持續有效防范化解重點(diǎn)領(lǐng)域風(fēng)險。要統籌化解房地產(chǎn)、地方債務(wù)、中小金融機構等風(fēng)險,堅決守住不發(fā)生系統性風(fēng)險的底線(xiàn)。

隨著(zhù)我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新舊動(dòng)能轉換,從依賴(lài)增量投資向挖掘存量效應轉變,特殊資產(chǎn)已成為提升存量效益的核心要素。因此,有效處理特殊資產(chǎn)對于化解金融風(fēng)險、維護社會(huì )穩定具有深遠的現實(shí)意義。

數據顯示,截至2023年底全國商業(yè)銀行不良貸款余額達到3.2萬(wàn)億元,而非銀金融機構不良資產(chǎn)規模過(guò)去幾年也都保持在1萬(wàn)億規模以上。此外,還有企業(yè)的不良資產(chǎn),主要為企業(yè)逾期或可能發(fā)生逾期的應收賬款、其他應收款以及低效資產(chǎn)等。

國務(wù)院辦公廳印發(fā)的《關(guān)于進(jìn)一步盤(pán)活存量資產(chǎn)擴大有效投資的意見(jiàn)》指出,強調在“重點(diǎn)領(lǐng)域”、“重點(diǎn)區域”、“重點(diǎn)企業(yè)”加快存量資產(chǎn)盤(pán)活,推動(dòng)地方政府債務(wù)率較高、財政收支平衡壓力較大的地區穩妥化解地方政府債務(wù)風(fēng)險,支持金融資產(chǎn)管理公司、金融資產(chǎn)投資公司以及國有資本投資、運營(yíng)公司通過(guò)不良資產(chǎn)收購處置、實(shí)質(zhì)性重組、市場(chǎng)化債轉股等方式盤(pán)活低效資產(chǎn)。

盤(pán)活存量資產(chǎn)為特殊資產(chǎn)行業(yè)提供了創(chuàng )新業(yè)務(wù)來(lái)源。從特殊資產(chǎn)投資的主要模式來(lái)看,主要包括重組盤(pán)活,涉及國企改革、涉房風(fēng)險化解、破產(chǎn)重整;收購處置,包括不良資產(chǎn)收購處置、違約債券收購;特殊機遇權益投資,涉及上市公司及重要股東紓困、市場(chǎng)化債轉股、S基金等。

有專(zhuān)家分析認為,2024年特殊資產(chǎn)市場(chǎng)供給將繼續增加。一是中小金融機構加快推進(jìn)改革化險;二是2023年出臺的《商業(yè)銀行金融資產(chǎn)風(fēng)險分類(lèi)辦法》要求商業(yè)銀行對承擔信用風(fēng)險的全部表內外金融資產(chǎn)開(kāi)展風(fēng)險分類(lèi),將促進(jìn)商業(yè)銀行隱性不良資產(chǎn)顯性化;三是經(jīng)濟結構和資產(chǎn)價(jià)格調整對企業(yè)和居民部門(mén)仍有一定沖擊,房地產(chǎn)及關(guān)聯(lián)行業(yè)風(fēng)險逐步出清,不良貸款生成速度依然較快;四是信托等非銀機構仍處于風(fēng)險釋放期,困境和違約債券規模較大,將更多借助資產(chǎn)管理公司處置風(fēng)險。

來(lái)自監管部門(mén)的數據顯示,截至2023年末,廣東轄區(不含深圳)銀行業(yè)資產(chǎn)總額達到26萬(wàn)億元,不良貸款率1.38%,按此估算有3588億元不良貸款;規上工業(yè)企業(yè)的應收賬款市場(chǎng)規模約為2.46萬(wàn)億元;作為經(jīng)濟大省,廣東有著(zhù)過(guò)萬(wàn)億元規模的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市場(chǎng)。

廣州市是我國特殊資產(chǎn)交易、管理、處置最活躍的城市之一,已經(jīng)集聚了相關(guān)資產(chǎn)供給方、資產(chǎn)管理方、資產(chǎn)需求方、資產(chǎn)融資方、資產(chǎn)服務(wù)方等全鏈條的產(chǎn)業(yè)鏈,如果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行業(yè)在廣州集聚發(fā)展,每年的交易額預計可以達到上千億元規模,將帶來(lái)可觀(guān)的經(jīng)濟效益和社會(huì )效益,是極具發(fā)展前景的廣闊藍海和新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極。

聚焦“五個(gè)一”構建特資新模式

當前特殊資產(chǎn)在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存在諸多掣肘,由于存在區域割裂、資金供給缺乏、信息不對稱(chēng)、數據分散、處置效率低下、多元賦能能力有待提升等諸多問(wèn)題,導致資源優(yōu)化配置效率有待進(jìn)一步提升。

在上述背景下,廣州領(lǐng)全國之先提出“探索建立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新模式”,圍繞優(yōu)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、集聚行業(yè)要素、跨境投資便利、產(chǎn)業(yè)紓困基金、消費者權益保護等方面提出一系列思路舉措,在體制機制、頂層設計方面做出制度保障。

從整個(gè)特殊資產(chǎn)行業(yè)產(chǎn)業(yè)鏈條來(lái)看,可以分為供給端市場(chǎng)和需求端市場(chǎng)兩部分,中間則是交易平臺和服務(wù)機構等。其中,供給端市場(chǎng)主要由銀行、信托、券商、基金、金融租賃公司、財務(wù)公司組成;而需求端市場(chǎng)則由金融資產(chǎn)管理公司、地方資產(chǎn)管理公司、金融資產(chǎn)投資公司、非持牌投資者組成。

作為中間服務(wù)鏈條的交易平臺,主要包括以廣州產(chǎn)權交易所為代表的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、以阿里拍賣(mài)為代表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以及各種拍賣(mài)行;此外,服務(wù)機構則包括律師事務(wù)所、會(huì )計師事務(wù)所、稅務(wù)師事務(wù)所、資產(chǎn)評估機構、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等。

特殊資產(chǎn)行業(yè)近年來(lái)參與主體多元化、處置方式多樣化的趨勢明顯,開(kāi)展業(yè)務(wù)的難度也隨之上升,因此如何整合全產(chǎn)業(yè)鏈條,打通特殊資產(chǎn)流轉過(guò)程的掣肘,全力提升特殊資產(chǎn)處置效率成為新命題。

據了解,廣州發(fā)布的“特資十條”明確,將建立打造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新模式工作機制,搭建政府法院共同主導、社會(huì )各方參與的工作格局,通過(guò)10項具體舉措聚焦“五個(gè)一”工作任務(wù)。

“五個(gè)一”即打造賦能服務(wù)平臺、深化府院聯(lián)動(dòng)機制、提升企業(yè)破產(chǎn)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指標、建設特殊資產(chǎn)行業(yè)集聚區和營(yíng)造一個(gè)匯集人才、機構、資本等各類(lèi)元素的生態(tài)圈。

交易場(chǎng)所已成為地方政府新一輪特殊資產(chǎn)模式構建中的重要抓手。通過(guò)依托廣州交易集團旗下廣州產(chǎn)權交易所,廣州建設特殊資產(chǎn)多元服務(wù)歸集、投資大數據共享利用、跨平臺對接、跨區域合作的大灣區特殊資產(chǎn)賦能服務(wù)平臺,提供包括企業(yè)診斷分析、重組重整咨詢(xún)、爭端協(xié)同解紛、產(chǎn)融對接撮合、咨詢(xún)服務(wù)見(jiàn)證、信息發(fā)布路演、資產(chǎn)處置交易等相關(guān)服務(wù)。

深化府院聯(lián)動(dòng)機制是指探索實(shí)現行政職能部門(mén)各類(lèi)數據有效流通使用,提升特殊資產(chǎn)處置變現流轉的效率,比如將各類(lèi)特殊資產(chǎn)相關(guān)項目和企業(yè)名單數據,和更多產(chǎn)業(yè)資金以及其他投資機構實(shí)現精準匹配,推動(dòng)完善以“智破”、“智融”、“智援”為核心的智慧破產(chǎn)一體化信息平臺。

廣州將著(zhù)力提高“企業(yè)破產(chǎn)”指標質(zhì)效,優(yōu)化破產(chǎn)前綜合服務(wù),加強破產(chǎn)清算、重整和執行信息的數據共享。充分發(fā)揮預重整制度功效,實(shí)現庭外重組與庭內重整的有效銜接,提高破產(chǎn)重整效率。推動(dòng)建立和完善破產(chǎn)商事仲裁和調解機制、國有企業(yè)“兩非”、“兩資”處置出清綠色道、粵港澳大灣區企業(yè)重整司法合作機制,探索完善跨境破產(chǎn)認可和協(xié)助規則。

建設特殊資產(chǎn)行業(yè)集聚區是指逐步形成金融機構、律師事務(wù)所、會(huì )計師事務(wù)所、資產(chǎn)管理公司、基金公司等機構及生態(tài)聚集,并打造“線(xiàn)上+線(xiàn)下” 特殊資產(chǎn)路演中心,開(kāi)展特殊資產(chǎn)推介、招商、項目對接,吸引特殊資產(chǎn)處置鏈條上的各類(lèi)機構在廣州集聚。

此外,廣州還在特殊資產(chǎn)行業(yè)人才隊伍建設、吸引落戶(hù)補貼政策、優(yōu)化外資退出便利措施、發(fā)揮產(chǎn)業(yè)基金的協(xié)同作用、加強消費者權益保護等方面出臺了相關(guān)措施。

聯(lián)合市場(chǎng)各方力量 共同打造“廣州模式”

據了解,在2024廣州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與發(fā)展論壇上,廣州市人民政府與銀河資產(chǎn)、廣發(fā)銀行、信達資產(chǎn)、長(cháng)城資產(chǎn)、東方資產(chǎn)、畢馬威中國、中國國際經(jīng)濟咨詢(xún)公司、北京京東世紀貿易公司、淘寶(中國)軟件公司等10家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行業(yè)重要機構簽訂戰略合作協(xié)議,全力在資源、要素、渠道等方面構建特殊資產(chǎn)生態(tài)圈,提升廣州在全國特殊資產(chǎn)配置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,助力防范化解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風(fēng)險,促進(jìn)廣州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。

廣發(fā)銀行黨委委員、副行長(cháng)林德明表示,“將以此次戰略合作協(xié)議為契機,加強銀行與各級政府雙向戰略合作,提供專(zhuān)業(yè)化的投融資顧問(wèn),定制化方案設計等服務(wù),在資源、要素、渠道上構建廣州的特殊資產(chǎn)生態(tài)圈?!?/p>

“我認為金融資產(chǎn)管理公司聚焦主責主業(yè),需要做好三個(gè)方面?!敝袊y河資產(chǎn)副總經(jīng)理王仁雙表示,一是堅持投行化思維,做耐心的金融風(fēng)險化解者采用多種金融工具,對處于不同生命周期的企業(yè)分類(lèi)施策;二是秉承基金化思維,做社會(huì )資源的配置者,需要與交易集團、產(chǎn)業(yè)方尤其是省內頭部國企、運營(yíng)方、社會(huì )投資人等等通力合作;三是要樹(shù)立產(chǎn)業(yè)化思維,做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服務(wù)者,希望和各個(gè)實(shí)體行業(yè)的頭部企業(yè),在包括不限于破產(chǎn)重整、助企紓困、并購重組、再轉股、低效資產(chǎn)盤(pán)活等等方面開(kāi)展廣泛的接洽和合作。

淘天集團阿里資產(chǎn)南區總經(jīng)理陳祺認為,隨著(zhù)技術(shù)的不斷進(jìn)步和應用場(chǎng)景的不斷拓展,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行業(yè)將更加注重數據分析和智能決策。比如,阿里資產(chǎn)依托阿里巴巴的技術(shù)優(yōu)勢和生態(tài)網(wǎng)絡(luò ),為特殊資產(chǎn)提供更廣闊的市場(chǎng)和更多的投資機會(huì ),實(shí)現資產(chǎn)的高效處置和價(jià)值最大化;同時(shí)通過(guò)“人貨場(chǎng)”的精準匹配,降低處置成本和時(shí)間成本,提高資產(chǎn)處置效率。

下一步,廣州將首先支持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行業(yè)領(lǐng)域國內外各類(lèi)機構在穗落戶(hù)或設立分支機構,并對符合相關(guān)規定的機構予以補貼,吸引特殊資產(chǎn)處置鏈條上的各類(lèi)機構在穗聚集和壯大。

其次,優(yōu)化有關(guān) QFLP(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)政策措施,探索調整試點(diǎn)基金的投資項目范圍和形式,為境外資金參與廣州市特殊資產(chǎn)處置提供便利退出通道。

最后,鼓勵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企業(yè)與總部在穗的金融機構聯(lián)合成立產(chǎn)業(yè)優(yōu)化升級基金,鼓勵產(chǎn)業(yè)優(yōu)化升級基金拓展投資領(lǐng)域、創(chuàng )新投資模式,優(yōu)化資源配置和整合產(chǎn)業(yè)鏈條,引導更多社會(huì )資本參與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和廣州優(yōu)勢產(chǎn)業(yè)。

未來(lái),廣州市將聯(lián)合全國資產(chǎn)管理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服務(wù)、信托、銀行、稅務(wù)和咨詢(xún)等行業(yè)領(lǐng)先機構,進(jìn)一步聚焦構建新型工業(yè)化產(chǎn)業(yè)體系、存量資產(chǎn)資源整合及價(jià)值提升、完善廣州企業(yè)現代化公司治理和市場(chǎng)化運營(yíng)機制、股權價(jià)值創(chuàng )造與價(jià)值實(shí)現、防范化解區域金融風(fēng)險等重點(diǎn)領(lǐng)域。為廣州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注入新的動(dòng)力,推動(dòng)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行業(yè)邁向新的高度。

有望建立特殊資產(chǎn)統一大市場(chǎng) 

過(guò)去,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的模式和處置交易的方式都相對單一,而現在,特殊資產(chǎn)的概念和定義更加寬泛,處置的方式也更加多元。目前來(lái)看,各類(lèi)型資產(chǎn)管理公司是目前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市場(chǎng)中的核心鏈主企業(yè),且隨著(zhù)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環(huán)境變化和業(yè)態(tài)更迭,各家資產(chǎn)管理公司走出獨具特色的差異化發(fā)展模式。

一是以中信金控為代表的“集團化發(fā)展模式”。通過(guò)打通旗下銀行、證券、AMC、信托等內部業(yè)務(wù)板塊聯(lián)動(dòng)貫通,聚焦風(fēng)險資產(chǎn)隔離、風(fēng)險企業(yè)紓困、城中村改造等重點(diǎn)項目,實(shí)現資產(chǎn)、技術(shù)和人才的有機融合。

二是以浙商資產(chǎn)為代表的“產(chǎn)業(yè)資產(chǎn)管理模式”。近年來(lái)先后承擔了重點(diǎn)上市公司紓困、工業(yè)園轉型升級、重點(diǎn)房地產(chǎn)項目保交付等任務(wù),從原來(lái)的“財務(wù)投資型”轉向“產(chǎn)業(yè)投資型”,成為地方政府風(fēng)險化解、“化圍解鏈”的重要抓手。

三是銀河資產(chǎn)、長(cháng)城資產(chǎn)等“輕資產(chǎn)、投行化、基金化運營(yíng)模式”。近年來(lái)央企資產(chǎn)管理公司以投行化和會(huì )同地方國資成立基金的形式,快速在全國重點(diǎn)區域布局特殊資產(chǎn)收購處置業(yè)務(wù)、特殊資產(chǎn)投行化業(yè)務(wù)和中間業(yè)務(wù)。

與此同時(shí),大型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在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領(lǐng)域市場(chǎng)地位愈加突出。

京東資產(chǎn)目前已形成司法拍賣(mài)、破產(chǎn)重整、政府罰沒(méi)、海關(guān)拍賣(mài)四大業(yè)務(wù)板塊,并為銀行、資產(chǎn)管理公司等機構提供特殊資產(chǎn)線(xiàn)上處置服務(wù)和線(xiàn)下服務(wù);阿里資產(chǎn)形成以淘寶平臺為依托,“大數據”算法為支撐的資產(chǎn)拍賣(mài)平臺。據統計,兩家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在全國拍賣(mài)市場(chǎng)的占比已超過(guò)70%,依托大數據、云計算跨越了區域局限和交易限制,大大提高了各類(lèi)特殊資產(chǎn)的交易流轉效率。

當前,市場(chǎng)各方建立了許多資產(chǎn)處置平臺,但距離市場(chǎng)預期的統一市場(chǎng)尚有一定差距。因此,廣州將探索構建特殊資產(chǎn)統一大市場(chǎng)。

廣州交易集團黨委書(shū)記、董事長(cháng)葛群認為,當前資產(chǎn)處置平臺各有所長(cháng),但也有不足之處。比如,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有資本和流量?jì)?yōu)勢,但規范性低且合規性不明;各地產(chǎn)權交易所規范性較高,但市場(chǎng)化不夠,難以滿(mǎn)足市場(chǎng)需求導致規模不大;其他民間拍賣(mài)等處置平臺規范性更低,僅有零星交易。

“雖然一步到位建立全國性統一市場(chǎng)的條件尚不具備,但建立有較高公信力、規范度、專(zhuān)業(yè)性和市場(chǎng)化的區域性統一處置市場(chǎng)或許是當下更優(yōu)的選擇?!备鹑罕硎?。

《關(guān)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意見(jiàn)》提出,鼓勵京津冀、長(cháng)三角、粵港澳大灣區等區域,在維護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前提下,優(yōu)先開(kāi)展區域市場(chǎng)一體化建設工作。廣州作為粵港澳大灣區核心城市,經(jīng)濟規模、法治環(huán)境、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均居全國前列,具備試點(diǎn)城市的條件。

目前,我國對于民營(yíng)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企業(yè)并沒(méi)有統一規范的準入標準,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企業(yè)資質(zhì)良莠不齊,優(yōu)秀的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人才稀缺,在融資、市場(chǎng)平等競爭方面也存在一定困難。因此廣州可以根據特殊資產(chǎn)管理行業(yè)中,國有企業(yè)與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的不同特點(diǎn),率先探索在市場(chǎng)準入、信用擔保、人才引進(jìn)和培養、業(yè)務(wù)指引、政策扶持等方面針對性地制定不良資產(chǎn)行業(yè)市場(chǎng)中長(cháng)期支持和發(fā)展計劃。

此外,廣州可以探索構建區域性統一特殊資產(chǎn)交易平臺。健全特殊資產(chǎn)統一市場(chǎng)監管規則,制定統一的交易規則和信息披露制度,進(jìn)一步增強不良資產(chǎn)市場(chǎng)的價(jià)格發(fā)現功能,激發(fā)市場(chǎng)競爭活力,實(shí)現不良資產(chǎn)優(yōu)化配置。同時(shí)搭建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同步服務(wù)的不良資產(chǎn)處置服務(wù)功能性平臺,探索開(kāi)展跨區域協(xié)調,解決地域割裂和信息不對稱(chēng)問(wèn)題。

廣州探索構建特殊資產(chǎn)統一大市場(chǎng),是對特殊資產(chǎn)供給側與需求側有效銜接的有益推動(dòng),需要持續完善有效運行的銜接對接機制,同時(shí)也需要市場(chǎng)多方合力、協(xié)同推進(jìn)。

21財經(jīng)客戶(hù)端下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