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轉債“大變局”:6月超八成下跌,風(fēng)險排查需再加碼

2024-06-29 05:00:00 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 崔文靜

6月的最后一個(gè)交易日,近期遭遇“泥石流”的可轉債市場(chǎng)迎來(lái)一絲回暖。Wind數據顯示,6月28日,中證轉債微漲0.37%,但相較于月初仍然存在2.68%的跌幅。

不過(guò),從個(gè)股來(lái)看,數據則較為悲觀(guān)。550只A股可轉債中,6月期間下滑者占比高達86.55%。其中,搜特退債、廣匯轉債、中裝轉2跌幅更是在40%以上。

可轉債集體下跌為哪般?

根據受訪(fǎng)人士分析,股市流動(dòng)性偏弱、基本面較差的小微盤(pán)股退市風(fēng)險加大、一些可轉債到期無(wú)法兌付、部分可轉債信用評級下調等因素綜合交織,導致可轉債超調。

不過(guò),可轉債的下行大概率為短期現象而非長(cháng)期趨勢,待本輪信用風(fēng)險和退市風(fēng)險出清后,可轉債市場(chǎng)估值將更加合理,大部分轉債價(jià)格預計有所修復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盡管當前多數可轉債組團下跌,但少量?jì)?yōu)質(zhì)轉債仍然保持上漲。比如,諾泰轉債6月漲幅即接近30%。其背后折射出可轉債市場(chǎng)的結構性分化。

結構性行情正在演繹

可轉債,這一歷來(lái)被視為“進(jìn)可攻、退可守”的投資品種,近期深陷“股債雙殺”泥潭。

6月的最后一個(gè)交易日,可轉債略有回暖。Wind數據顯示,中證轉債在6月27日下降0.27%的基礎上,于6月28日微漲0.37%;從個(gè)股來(lái)看,全市場(chǎng)當日上漲可轉債比例達到65.80%。

不過(guò),倘若拉長(cháng)時(shí)間線(xiàn),與月初數據相比,可轉債表現則存在很大提升空間。6月1日~6月28日,中證轉債跌幅達3.03%。個(gè)股方面更為夸張,550只A股可轉債中,476只出現下滑,比例高達86.55%;跌幅在5%以上的占比33.45%,11只跌超20%;搜特退債(-53.76%)、廣匯轉債(-43.67%)、中裝轉2(-41.68%)、英力轉債(35.40%)縮水比例更是超過(guò)30%。

可轉債集體下跌,原因何在?

清華大學(xué)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(cháng)、清華大學(xué)五道口金融學(xué)院副院長(cháng)田軒將其總結為三大因素: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壓力傳導下,市場(chǎng)流動(dòng)性偏弱;監管新政下,基本面較差的小微盤(pán)股面臨調整,退市風(fēng)險加大;在出現到期利息無(wú)法兌付事件后,可轉債信用風(fēng)險逐漸暴露,引發(fā)市場(chǎng)擔憂(yōu)。

此外,南開(kāi)大學(xué)金融發(fā)展研究院院長(cháng)田利輝認為,近期處于轉債評級密集披露期,部分可轉債信用評級被下調,進(jìn)一步引發(fā)市場(chǎng)對信用風(fēng)險的擔憂(yōu)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盡管可轉債整體處于下行階段,但并非所有的可轉債都在走下坡路,可轉債結構性行情正在演繹。正如華福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徐亮所言,當前正股市值較小、經(jīng)營(yíng)景氣度低、評級低的轉債市場(chǎng)表現較弱,而正股基本面優(yōu)質(zhì)、評級較高的轉債價(jià)格則較為穩定。

Wind數據顯示,6月期間,我國仍然有62只、占比11.27%的可轉債出現上漲;其中漲幅在1%、5%、10%以上的分別占比7.45%、3.27%、0.91%。

可轉債走低或是短期現象

可轉債走低,是短期現象還是中長(cháng)期趨勢?

田軒和徐亮認為只是短期現象。徐亮告訴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,當前可轉債整體走低主要是部分弱資質(zhì)轉債信用風(fēng)險外溢導致的,待本輪信用風(fēng)險和退市風(fēng)險出清后,大部分轉債價(jià)格預計有所修復。

田軒更為詳細地分析道:當前可轉債的整體走低是由于市場(chǎng)信心不足、重塑監管生態(tài)、部分弱質(zhì)可轉債公司基本面較差等綜合作用的結果,是市場(chǎng)的一次集中調整,屬于短期現象;從長(cháng)期市場(chǎng)底層投資邏輯來(lái)看,尚存的一些經(jīng)營(yíng)狀況存疑、信用風(fēng)險集聚的可轉債可能會(huì )繼續帶來(lái)小幅市場(chǎng)波動(dòng),但總體上市場(chǎng)持續下調的可能性不大,并且隨著(zhù)市場(chǎng)風(fēng)險的逐步暴露與市場(chǎng)情緒的緩解,市場(chǎng)估值將更加合理。

怎樣讓導致可轉債走低的因素早日消退?

在田軒看來(lái),一方面,需要加強市場(chǎng)溝通,及時(shí)進(jìn)行風(fēng)險排查,加強信息披露,引導市場(chǎng)采取更加穩健的投資策略,關(guān)注質(zhì)優(yōu)價(jià)優(yōu)的可轉債標的,促進(jìn)市場(chǎng)估值修復;另一方面,需加強市場(chǎng)監管,重點(diǎn)加強對涉及債券違約、有退市風(fēng)險、惡意“逃廢債”等公司的處置,加速風(fēng)險釋放與出清,同時(shí)嚴厲打擊借機進(jìn)行惡意做空、操縱市場(chǎng)的行為,保障市場(chǎng)健康平穩運行。

另一個(gè)值得關(guān)注的現象是,按照退市新規標準統計,當前上百家上市公司存在退市風(fēng)險,其中,可能觸及“1元退市”紅線(xiàn)是諸多公司的擔憂(yōu)所在,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引發(fā)投資者擔憂(yōu),同時(shí)導致可轉債市場(chǎng)相應下調。

針對這一現象,如何疏解市場(chǎng)壓力?

田軒建議監管部門(mén)從三方面出發(fā)加強調控。首先,出臺相應政策,鼓勵上市公司采取下修轉股價(jià)等方式短期內提振市場(chǎng)信心。其次,完善面值退市標準,更加關(guān)注上市公司基本面情況與長(cháng)期持續經(jīng)營(yíng)能力,適當給予自救與調整許可;而對于觸發(fā)退市標準同時(shí),基本面極差,甚至出現重大違規問(wèn)題的“害群之馬”,加強退市執行,及時(shí)進(jìn)行市場(chǎng)出清。再者,做好權益追回和投資者賠償工作。

徐亮針對轉債主體退市后可能存在的信息披露相對弱化,或將出現的“逃廢債”行為給出兩方面建議。

一方面,加強對退市主體“逃廢債”行為的監管;另一方面,可以維持退市主體對應轉債的正常上市交易,交易價(jià)格或可反映對應主體的信用風(fēng)險,使得對應主體的償債行為的可跟蹤度更強。

此外,田利輝建議監管機構進(jìn)行有效的預期管理,開(kāi)展退市指導,加強與投資者的溝通,提高透明度和信任度。

21財經(jīng)客戶(hù)端下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