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創(chuàng )科·新勢力③|Rice Robotics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李國康:“反叛”是科技初創(chuàng )團隊的性格特質(zhì)

2024-06-21 18:03:49 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 21財經(jīng)APP 袁思杰

南方財經(jīng)全媒體記者袁思杰香港報道

潔白的外殼,長(cháng)著(zhù)一副可以變化神態(tài)和形狀的“眼睛”,小巧的正方體外殼讓其顯得憨態(tài)可掬。

如果曾在香港大型商場(chǎng)、寫(xiě)字樓、大型展會(huì )場(chǎng)館、酒店等公共場(chǎng)所走過(guò),也許你總能發(fā)現這樣一款機器人,靈活穿梭行走在這些空間,他們有的提供點(diǎn)到點(diǎn)的配送,有的負責消毒,有的像保安一樣巡邏。這個(gè)長(cháng)相酷似一個(gè)大“電飯煲”的白色機器人正在香港包括K-11 Musea商場(chǎng)、會(huì )展中心、如心酒店等不同角落,從事著(zhù)不同“職能”的工作,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“我從事科技初創(chuàng )的初心,就是將我們想研發(fā)的技術(shù),用千萬(wàn)分之一的機會(huì )去改變這個(gè)世界?!盧ice Robotics首席執行官、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李國康對記者說(shuō)。

成立于2019年的香港機器人公司Rice Robotics是一家專(zhuān)注于制造友好型服務(wù)機器人的公司。通過(guò)固定的機器人平臺搭配不同組件,Rice Robotics實(shí)現了制造多功能機器人的產(chǎn)品,包括配送、消毒、巡邏、引導及聊天等職能,都可以借助酷似“白色電飯煲”的基礎機身來(lái)搭建,而選擇公司名“Rice”(米飯),李國康解釋也是呼應了機器人的顏色和外形,且“米飯”一詞在亞洲人心中也極具文化代表性。

目前,Rice Robotics已經(jīng)成功將其機器人部署在全球各地的多個(gè)應用場(chǎng)景,包括日本和泰國的商場(chǎng)、辦公室、酒店和住宅。 

“學(xué)霸”投身初創(chuàng )大潮

李國康本科在美國加州大學(xué)伯克利分校就讀產(chǎn)品設計專(zhuān)業(yè),而他也在回港后在香港中文大學(xué)修讀法律博士學(xué)位。在很多人的眼里,李國康畢業(yè)后大概率會(huì )成為一個(gè)律師,而在香港,很多畢業(yè)后的年輕人會(huì )選擇從事醫生、律師或者金融領(lǐng)域的工作,這些被認為待遇更好的工作。

“我原本打算畢業(yè)后成為一名律師,但我本身并不是很喜歡讀書(shū),我更喜歡組裝產(chǎn)品,玩3D打印這類(lèi)的活動(dòng)?!?李國康笑著(zhù)對記者說(shuō)。

畢業(yè)后,“學(xué)霸”李國康毅然選擇加入了GoGoX,成為了這家香港初創(chuàng )公司最早的一批員工。GoGoX是當時(shí)亞洲首個(gè)運用手機應用來(lái)連接用戶(hù)和貨車(chē)司機的貨運物流平臺,目前已成為香港著(zhù)名獨角獸企業(yè)。

在GoGoX工作累積的經(jīng)驗讓李國康對物流行業(yè)“最后一公里”的痛點(diǎn)有了深刻的理解,也觀(guān)察到因物流行業(yè)人力成本高昂,該領(lǐng)域機器人存在巨大的市場(chǎng)缺口。2020年,突如其來(lái)的新冠疫情席卷全球,香港社會(huì )也迫切需要安全無(wú)接觸的配送服務(wù)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Rice Robotics成功研發(fā)并在多家隔離酒店投放了配送機器人,打響了“頭炮”。

從加入初創(chuàng )公司到自己創(chuàng )立企業(yè),李國康坦言這個(gè)過(guò)程并不容易,“挑戰是每天都有的。你可能面對的是資金問(wèn)題,可能是人才不足的問(wèn)題,也可能是你的產(chǎn)品追不上開(kāi)發(fā)速度。能否解決這些問(wèn)題,在于創(chuàng )始人和團隊的決心和執行能力?!?/p>

近年來(lái),香港創(chuàng )科發(fā)展持續提速。美國研究機構Startup Genome最新發(fā)表《2023年全球初創(chuàng )生態(tài)系統報告》顯示,在新興初創(chuàng )生態(tài)系統的類(lèi)別中,香港在亞洲地區排名第一。同時(shí),報告引述數據顯示,香港的初創(chuàng )生態(tài)系統價(jià)值達700億美元,比全球平均高出一倍。香港貿發(fā)局數據指出,2023年,香港初創(chuàng )企業(yè)數目同比增加7%至超過(guò)4200家。

盡管香港的初創(chuàng )企業(yè)生態(tài)系統發(fā)展蓬勃,李國康則認為,初創(chuàng )行業(yè)更適合有冒險精神的人,“加入創(chuàng )科行業(yè),首先對于創(chuàng )始人團隊本身性格上一定要有一點(diǎn)‘反叛’。你必須不斷批判市場(chǎng)現況。到底我是不是一定要用這個(gè)方法做呢?用這個(gè)模式做行得通嗎?不斷去問(wèn)自己一些困難的問(wèn)題?!?/p>

香港“智”造,進(jìn)軍日本市場(chǎng)

2023年7月,Rice Robotics宣布成功獲700萬(wàn)美元的 Pre-A 輪融資,部分資金將用于在香港成立生產(chǎn)基地,加強其制造和供應鏈能力,并為進(jìn)軍日本市場(chǎng)奠定基礎。同年一季度,Rice Robotics將公司總部、研發(fā)中心和部分制造線(xiàn)搬到了位于荃灣的一間工業(yè)大廈。

走進(jìn)位于荃灣德士古道一間“上了年紀”的工業(yè)大廈,拉開(kāi)電梯閘門(mén),搭乘舊式電梯,這個(gè)充滿(mǎn)年代感的香港工業(yè)大廈里面卻暗藏玄機。記者到達Rice Robotics所在樓層,穿過(guò)一個(gè)倉庫,就到了光線(xiàn)明亮的辦公空間,旁邊有序擺放著(zhù)幾十臺潔白的Rice機器人產(chǎn)品,辦公空間的白板上寫(xiě)滿(mǎn)了團隊頭腦風(fēng)暴的思維導圖,而員工和管理者所坐的位置并無(wú)任何區別,都是開(kāi)放式辦公。

另外一側則擺放了多臺不同型號的3D打印機和用于制作機器人所需的零件,整個(gè)辦公空間科技感十足,在寸土寸金的香港顯得十分寬敞。同時(shí),該場(chǎng)地留出一個(gè)足夠的空間,設置了機器人進(jìn)行避障、停車(chē)、充電等測試的區域。

近年來(lái),香港特區政府近年積極推動(dòng)“新型工業(yè)化”,支持和鼓勵香港中小企業(yè)利用科技升級轉型生產(chǎn)線(xiàn),通過(guò)創(chuàng )新科技提高生產(chǎn)力,為香港未來(lái)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增添新動(dòng)力。去年香港特區行政長(cháng)官發(fā)表的《施政報告》也提出多項持續推進(jìn)新型工業(yè)化的政策措施,包括優(yōu)化“新型工業(yè)化資助計劃”、設立100億港元“新型工業(yè)加速計劃”,以及設立“新型工業(yè)發(fā)展辦公室”。

“這個(gè)場(chǎng)地可以幫我們做一些非??焖俚难邪l(fā)項目,做一些產(chǎn)品的早期測試?!崩顕祵τ浾弑硎??!霸谙愀墼O立研發(fā)中心其中一個(gè)優(yōu)勢就是可以很快速地實(shí)現與國際市場(chǎng)接軌。比如我們可以帶日本客戶(hù)來(lái)這個(gè)場(chǎng)地,去參觀(guān)我們的設施以及研發(fā)項目,對接比較快?!?/p>

目前,日本市場(chǎng)已成為Rice Robotics最大的海外市場(chǎng)。在這個(gè)機器人技術(shù)強國,李國康在競爭中看到了日本社會(huì )對機器人的潛在需求:“由于日本人口老齡化,比如說(shuō)在服務(wù)業(yè),你會(huì )看到很多的工種已經(jīng)不是由年輕人去做,長(cháng)此以往,其實(shí)很多重復性高的工作都可以被機器人取代?!?/p>

自2021年1月以來(lái),Rice Robotics 在日本先后與軟銀、日本郵政、三井集團、豐田汽車(chē)合作,在居民區、寫(xiě)字樓、展廳和酒店等場(chǎng)景部署了配送機器人,進(jìn)行測試。

“日本客戶(hù)喜歡我們產(chǎn)品,其中一個(gè)原因是我們的產(chǎn)品設計和整個(gè)交互做得非常用戶(hù)友好。我們團隊也在當地建立了客服和維修團隊,所以當地客戶(hù)認為我們是很有誠意的?!崩顕笛a充道。

雖然主要在香港進(jìn)行研發(fā),李國康認為在大灣區其他城市設立生產(chǎn)基地,對公司拓展海外市場(chǎng)極為重要:“作為一家面向國際市場(chǎng)的初創(chuàng )公司,在內地做生產(chǎn),無(wú)論在價(jià)格上,還是開(kāi)發(fā)周期都是很有競爭力的。而我們作為一家香港公司,在面向國際市場(chǎng)時(shí),我們可以借助內地的優(yōu)勢快速提升產(chǎn)品的開(kāi)發(fā)周期和生產(chǎn)周期?!?/p>

從To B走向To C

從今年年初開(kāi)始,Rice Robotics開(kāi)拓了一個(gè)全新的消費者端市場(chǎng)關(guān)注點(diǎn),即STEAM教育市場(chǎng)。以前,公司的客戶(hù)以商業(yè)用戶(hù)為主,如商場(chǎng)、酒店和辦公室等,在此基礎上,負責技術(shù)研發(fā)的公司總經(jīng)理吳學(xué)謙開(kāi)始思考,為什么不可以把我們在研發(fā)制造大機器人方面積累的經(jīng)驗濃縮成一個(gè)可以教學(xué)的課程呢?

于是,公司研發(fā)團隊將這個(gè)思考轉化為了公司的最新產(chǎn)品—Rice Mini,一個(gè)只有熱水壺大小,但是與標準造型和功能別無(wú)二致的小機器人,全身的零件也可以用3D打印制作,且可通過(guò)平板控制機器人動(dòng)作以及編程實(shí)現各種需求。

在Rice Mini的基礎上,Rice Robotics創(chuàng )立了Campus X科技設計教育平臺,為4至11歲的兒童提供機器人研究和設計課程,內容涉及編程等元素,讓孩子從零創(chuàng )造自己獨一無(wú)二的Rice Mini機器人。

STEAM教育是一項跨領(lǐng)域、科目整合的教學(xué)模式,核心注重于科學(xué)(Science)、 科技(Technology)、工程(Engineering)、藝術(shù)(Art)和數學(xué)(Math),被視為培養學(xué)生創(chuàng )新思維、綜合知識和解難能力的有效方法,長(cháng)遠地影響著(zhù)國家地區在相關(guān)范疇的人才培養及競爭能力,因而成為教育改革的熱門(mén)研究議題。近年來(lái),香港特區政府和學(xué)校已開(kāi)始加強與STEAM教育相關(guān)的發(fā)展,并把校本發(fā)展作為推動(dòng)方向,學(xué)校在不同領(lǐng)域,例如課程、專(zhuān)題研習、全?;顒?dòng)或課外活動(dòng)上加入STEAM教育元素。

“小朋友在這里上課的時(shí)候,可以實(shí)踐和體驗我們在機器人商業(yè)應用里運用的技術(shù)?!崩顕当硎??!笆袌?chǎng)上有大量的STEAM教育公司,大部分沒(méi)有硬件開(kāi)發(fā)的能力,而我們擁有可以供學(xué)生完全自主定制的機器人產(chǎn)品?!?/p>

據了解,該項目劃分3個(gè)年齡段,今年1至4月,已在香港已經(jīng)招收近200多名學(xué)生。

機器人是人工智能的現實(shí)載體

近年來(lái),以生成式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問(wèn)世,改變了人工智能技術(shù)與應用的發(fā)展軌跡,也大幅跨越了科學(xué)與應用之間的“技術(shù)鴻溝”,諸如圖像分類(lèi)、語(yǔ)音識別、知識問(wèn)答、人機對弈、無(wú)人駕駛等人工智能技術(shù)實(shí)現了從“不能用、不好用”到“可以用”的技術(shù)突破加速。

今年5月,OpenAI推出新的OpenAI旗艦AI模型GPT-4o,可以實(shí)現實(shí)時(shí)求解方程、做口譯、分析圖表、讀取用戶(hù)情緒等復雜功能。李國康表示,目前人工智能的發(fā)展為機器人研發(fā)提供了巨大的機遇,1至2年內,AI可以幫助實(shí)現星球大戰等科幻電影中機器人角色的人機高度互動(dòng)場(chǎng)景。

談及目前被行業(yè)內廣泛議論的機器人未來(lái)形態(tài)問(wèn)題,李國康認為:“機器人不一定是局限于是人形,或是四個(gè)輪子的,或是哪一種的形態(tài)?,F階段機器人要處理的是重復性高的工作,再過(guò)一個(gè)階段可能是比較日常的工作。機器人是人工智能在現實(shí)世界的載體。"

“機器人無(wú)論是什么形態(tài),對于我來(lái)說(shuō),它都是機器人?!崩顕当硎?。

總策劃:于曉娜

監制:朱麗娜

導演:朱景輝

記者:袁思杰 

剪輯:肖航

設計:陳珊鄭嘉琪

新媒體統籌:丁青云曾靜嬌劉巷

審校:強燕

出品:南方財經(jīng)全媒體集團國際傳播中心 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

21財經(jīng)客戶(hù)端下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