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股行情
  • 上證指數---
  • 深證成指---
  • 創(chuàng )業(yè)板指---
  • 滬深300---
  • 中證500---
  • 科創(chuàng )50---

53城住房公積金大調整:繳費基數最高上調4245元,多地延長(cháng)緩交時(shí)間至一年

2020-06-28 10:10:17 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 21財經(jīng)APP 夏旭田,李文華,繳翼飛

時(shí)至年中,各地住房公積金的繳費基數迎來(lái)了新一輪的調整。

據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不完全統計,截至6月28日,全國已有廣州、天津、重慶、昆明、石家莊、烏魯木齊、南昌、南寧、合肥、青島、???、三亞等53個(gè)城市發(fā)布了公積金繳費基數的調整方案。

在這些城市中,49個(gè)城市上調了繳費基數的上限,其中,三沙市上調幅度最大,高達4245元;其次分別是泰州市和昆明市,上調幅度分別為3500元和3453元。此外,天津和澄邁的繳費基數上限與去年持平,而東方與黃石則出現了156元和17元的下調。

在繳費基數下限方面,53個(gè)城市中有33個(gè)城市與去年持平,其他大多數城市出現了不足200元的小幅上調。唐山、保定、泉州上調幅度最大,分別達到540元、250元、220元。

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告訴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,今年各地公積金的繳存比例仍維持在5%-12%之間,變化不大,之所以繳存基數上限調整得較多,下限調整得較少,是因為前者多以各地平均工資的3倍作為基準,后者則多以各地最低工資為基準;這反映的一個(gè)問(wèn)題是,全國各地平均工資仍在不斷上漲,而最低工資標準則相對穩定。

他指出,繳存基數上限的上調影響最大的是收入水平已經(jīng)超過(guò)公積金繳存基數上限的人群,這大多是大型企業(yè)中的高收入群體。由于大多數地區公積金繳存基數下限調整極為有限,這對中小企業(yè)影響甚微,對后者而言,公積金負擔要更為敏感。

受疫情沖擊影響,今年大多數地方發(fā)布了緩交住房公積金的政策,作為紓困措施的延續,部分地區進(jìn)一步延長(cháng)了緩交公積金的時(shí)間,期限大多為累計一年。一些地方在降低企業(yè)繳存比例、放寬公積金貸款、租房提取限額等方面也賦予企業(yè)更多彈性。

49城上調繳費基數上限,最高4245元

據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統計,目前至少已有53個(gè)城市公布了公積金繳費基數的調整方案。

這些城市包括:重慶、揚州、昆明、石家莊、烏魯木齊、吉林、泰州、溫州、內江、南昌、南寧、泉州、桂林、廣州、許昌、天津、唐山、黃山、長(cháng)春、南寧、合肥、青島、???、三亞、三沙、儋州、瓊海、文昌、萬(wàn)寧、東方、五指山、樂(lè )東、澄邁、臨高、日照、威海、保定、邯鄲、巴中、黃石、廊坊、菏澤、莆田、淮北、曲靖、三明、萍鄉、龍巖、濟寧、惠州、信陽(yáng)、梧州。

圖1:2020年度各地住房公積金調整情況

在上述城市的公積金調整方案中,絕大多數(49城)選擇上調今年的繳費基數上限,上調幅度大多在500元到2500元之間。

這些城市中,海南三沙市上調幅度最大。根據三沙市的方案,2020年該市公積金繳費基數上限為25596元,相較2019年的21351元上調了4245元。這一繳費基數上限也是海南全省的最高值,高出了??冢?0670元)與三亞(21093元),并與天津(25983元)的水平大致相當。

僅次于三沙市之后的是泰州市和昆明市,上調幅度分別為3500元和3453元,兩地的繳費基數上限分別為21500元和23516元。

此外,天津和澄邁的繳費基數上限與去年持平,而東方與黃石則出現了156元和17元的下調。

鄭秉文接受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采訪(fǎng)時(shí)指出,多地上調繳費基數上限反映的問(wèn)題是:大多數地方去年全年的平均工資保持著(zhù)上升的態(tài)勢。

他指出,根據我國《住房公積金管理條例》,公積金繳存基數由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確定,其中繳存基數上限不高于本市上一年度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的3倍。在繳存比例上,一般不超過(guò)12%,“今年繳存比例的上限變化不大,而繳存基數上限出現了數額不等的上調,其主要原因就是上一年度各地平均工資水平出現了不同幅度的上漲?!?/p>

比如,2019年昆明市城鎮非私營(yíng)單位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為94063元,相較上年上漲18604元,其月平均工資也上升至7838.58元。按照繳存基數不超過(guò)上一年度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3倍的規定,2020年昆明單位職工繳存住房公積金的繳存基數上限執行標準為23516元。

鄭秉文強調,繳存基數上限的上調影響最大的是收入水平已經(jīng)超過(guò)公積金繳存基數上限的人群,這大多是大型企業(yè)中的高收入群體。

比如,一位身在昆明的大型企業(yè)高管月收入3萬(wàn)元,其2019年公積金繳費基數并非3萬(wàn)元,而是按當地的上限20063元來(lái)繳納;而今年這一上限提高到23516元,如果按照單位、個(gè)人各12%的比例繳納公積金的話(huà),這家大型企業(yè)每月為該高管多支付的公積金成本為828.72元。

未增小企業(yè)負擔,33城繳存基數下限與去年持平

疫情期間,上調公積金上限可能會(huì )增加部分企業(yè)的公積金負擔。事實(shí)上,今年以來(lái),基于減輕企業(yè)負擔的考慮,社會(huì )上一度存在公積金存廢之爭的爭論。

不過(guò),鄭秉文強調,當前中國的公積金已經(jīng)成為勞動(dòng)報酬收入的一部分,企業(yè)會(huì )根據其與員工的集體談判確定合適的繳存比例,這是一個(gè)基于市場(chǎng)博弈自然形成的企業(yè)負擔。企業(yè)不能借此來(lái)降低員工的報酬收入,否則將會(huì )降低崗位的吸引力。事實(shí)上,很多大型企業(yè)有更大的能力來(lái)應對這部分高收入群體的公積金成本上升。

他指出,今年各地的公積金調整方案中,大多數地方的繳存基數下限與去年是持平的,這意味著(zhù)大量中小微企業(yè)的公積金成本并未明顯上升。而相較大型企業(yè)而言,這些企業(yè)在公積金成本上的敏感度也要更高一些。

比如,盡管上述大型企業(yè)高管的公積金成本每月上升了828元,但對于同樣位于昆明的一家中小企業(yè)而言,2020年每名員工的公積金負擔與去年持平,均為當地的最低工資水平的10%,即167元。疫情之下,維持公積金成本不上升,對于這類(lèi)企業(yè)的生存或許至關(guān)重要。

據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梳理,在公布公積金調整方案的53個(gè)城市中,33個(gè)城市選擇不上調今年繳存基數的下限,它們分別是三沙、泰州、昆明、廣州、濟寧、日照、重慶、臨高、樂(lè )東、瓊海、???、三亞、菏澤、南昌、儋州、萬(wàn)寧、揚州、淮北、許昌、內江、合肥、烏魯木齊、萍鄉、威海、五指山、信陽(yáng)、巴中、文昌、黃山、天津、澄邁、東方、黃石。

而南寧、溫州、莆田、龍巖、青島、三明、南寧、廊坊、泉州、桂林、梧州、邯鄲、唐山、石家莊、吉林、保定等地略微上調了繳存基數的下限,其幅度大多在200元以?xún)取?/p>

鄭秉文表示,公積金繳存基數下限一般以各地最低工資標準或平均工資的60%作為基準,今年很多地方?jīng)]有上調這一下限,這說(shuō)明今年各地最低工資標準未做上浮,或上浮并不明顯。

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梳理的今年各地最低工資標準也印證了這一點(diǎn):目前國內各地最低工資標準大都在1500-2000元之間,其中超過(guò)2000元的地區包括七個(gè),其中,上海為2480元/月,北京、深圳是2200元/月,廣東為2100元/月,天津為2050元/月,江蘇為2020元/月,浙江為2010元/月。

此外,山東為1910元/月,河北、河南為1900元/月,新疆為1820元/月,遼寧、廣西為1810元/月,福建、陜西、重慶為1800元/月,貴州省為1790元/月,吉林、四川為1780元/月,內蒙古為1760元/月,湖北為1750元/月,山西、湖南、青海為1700元/月,黑龍江、江西為1680元/月,海南、云南為1670元/月,寧夏為1660元/月,西藏為1650元/月,甘肅為1620元/月,安徽為1550元/月。

鄭秉文指出,事實(shí)上,近年來(lái)圍繞是否應上調各地最低工資標準存在很大的爭議,反對者認為,工資水平應由勞資雙方談判達成,而不應由政府設定最低工資標準,而這一最低工資標準對于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以及就業(yè)到底是有利還是有弊,仍有待研究。

在今年疫情沖擊之下,大多數地方選擇不調整最低工資標準,這有利于降低中小企業(yè)負擔,也有利于保護低收入群體的就業(yè)。”他說(shuō)。

延長(cháng)緩交時(shí)間,增加繳存比例彈性

在繳存比例上,大多數地方規定,市機關(guān)、事業(yè)單位和其職工個(gè)人繳存比例為12%;而企業(yè)單位和其職工個(gè)人繳存比例上限為12%,下限為5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一些地方在確定繳存比例上為企業(yè)或個(gè)人留出了更大的彈性空間。

比如,廣州規定,單位及個(gè)人的住房公積金繳存比例由單位和個(gè)人自行選擇。同一單位原則上只能選定一個(gè)單位繳存比例,而個(gè)人繳存比例應當等于或高于單位繳存比例。

同時(shí),廣州規定,繳存住房公積金確有困難的單位,可提出降低繳存比例(低于5%)或者暫緩繳存2020年7月至2021年6月期間的住房公積金,待企業(yè)經(jīng)濟效益好轉后,再提高繳存比例或者恢復繳存、補繳緩繳期間的住房公積金。

鄭秉文指出,疫情沖擊下,不少中小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困難,廣州等地在公積金繳存比例上為企業(yè)留出了更大的彈性空間,這有利于保市場(chǎng)主體、保就業(yè),調整后企業(yè)和個(gè)人可能會(huì )打破此前1:1的繳存關(guān)系,出現個(gè)人繳存比例高于單位的情況。

但他強調,這是一項短期的紓困措施,在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重回正軌后,應當會(huì )恢復單位與個(gè)人1:1的繳存關(guān)系?!皬拈L(cháng)期看,不可能在單位維持較低繳存比例的同時(shí),要求員工保持在一個(gè)更高的繳存比例上,因為去年住房公積金收益率只有1.58%,這遠低于市場(chǎng)平均收益水平,未增加企業(yè)繳存比例的前提下,維持較高的個(gè)人繳存比例實(shí)際上是一種強制存款行為?!?/p>

住建部、財政部、央行近日聯(lián)合發(fā)布的《全國住房公積金2019年年度報告》顯示,截至2019年末,全國住房公積金繳存余額65372.43億元,2019年,住房公積金增值收益976.15億元,比上年增長(cháng)14.27%;增值收益率1.58%。

關(guān)于延長(cháng)暫緩繳存公積金的時(shí)間,中國政策科學(xué)研究會(huì )經(jīng)濟政策委員會(huì )副主任徐洪才告訴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,這是基于疫情將對經(jīng)濟產(chǎn)生持續沖擊考慮而采取的進(jìn)一步紓困措施,“這是緩交,并非減免,所以這是一項短期內的紓困措施,并非為企業(yè)減負的長(cháng)期制度性安排?!?/span>

他指出,疫情以來(lái),全國多地采取紓困措施,緩繳企業(yè)與個(gè)人2020年2月份至6月份的住房公積金,緩繳期間,不對企業(yè)作欠繳處理,不影響企業(yè)征信;職工的住房公積金繳存時(shí)間連續計算。

不過(guò)大部分地方都要求申請緩繳時(shí),企業(yè)應提出補繳方案,緩繳期滿(mǎn)后及時(shí)補繳。比如,溫州要求在2020年7月底前進(jìn)行“逾期補繳”;上海要求2020年7月起,借款人應當正常歸還住房公積金貸款,最遲不得晚于2020年9月底;福州指出,對受疫情影響導致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困難的企業(yè)可緩交公積金,在福州市結束突發(fā)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響應起3個(gè)月內,應申請恢復繳存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與廣州類(lèi)似,部分地方也做出了進(jìn)一步緩繳的安排,期限大多為一年。比如,重慶指出,2020年6月30日后,凡符合緩繳條件的企業(yè),仍可按相關(guān)規定申請緩繳住房公積金,累計緩繳期限最長(cháng)不超過(guò)1年;揚州指出,企業(yè)緩繳期滿(mǎn)后,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困難、連續虧損6個(gè)月及以上仍不能正常繳存的,可申請繼續緩繳,緩繳時(shí)間不超過(guò)1年。

此外,一些地方在公積金的提取上也做了更具彈性的安排。

比如,揚州規定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職工,支付房租壓力較大的,可合理提高租房提取額度,最高月提取額由1500元/月上調至2000元/月,且不超過(guò)本人月繳存額的80%。吉林規定,因受疫情影響收入的無(wú)房且租住商品房的職工,可在2020年6月30日前提交相關(guān)證明材料,申請提高租房提取額度至原可提取額度的150%。 沈陽(yáng)則規定,職工家庭租房提取住房公積金額度由1200元/月提高至1400元/月(遼中、新民、法庫、康平由800元/月提高至950元/月)。

鄭秉文指出,相較于2.37萬(wàn)億的住房公積金繳存額,去年公積金的提取額不足1.63萬(wàn)億,加之投資收益率持續在低位徘徊,近年來(lái)放寬公積金的提取條件成為了一個(gè)趨勢。

《全國住房公積金2019年年度報告》數據顯示,在繳存上,2019年,住房公積金實(shí)繳單位322.40萬(wàn)個(gè),實(shí)繳職工14881.38萬(wàn)人,分別比上年增長(cháng)10.57%和3.08%。2019年,住房公積金繳存額23709.67億元,比上年增長(cháng)12.61%。

圖2:2015—2019年住房公積金繳存額及增長(cháng)速度

圖3:2015—2019年住房公積金提取額及提取率

而在提取上,2019年,住房公積金提取人數5648.56萬(wàn)人,占實(shí)繳職工人數的37.96%;提取額16281.78億元,比上年增長(cháng)10.46%;提取率68.67%,比上年減少1.3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